文明的構成要素不只是物質

文明的構成要素不只是物質

考古學是關于過去的學問。這是長久以來考古人深以為是的一種認識,《考古學大百科全書》也將考古學定義為:考古學是通過古代物質遺存研究古代社會的一門學科。考古學不僅僅是關于過去某個時代、某個時代側面的學問,考古學研究的對象是人類過去所創造的一切物質遺存,考古學應該能夠看到人類幾百年乃至于數百萬年來一路走過的印痕,更能發現蘊藏在腳印中的智慧密碼,就像羅伯特·凱利所說的那樣,這些密碼或隱或現,呈現出規律性的排列與組合。因此,考古學應該也是關于古代社會發展規律的一門學問。

考古學更是一門關于未來社會發展的學科。考古學可以通過一把手鏟和考古人的智慧,以及我們對歷史與當下、未來的認知,將人類的歷史,特別是近千年以來人類文明產生、發展及演變的歷程,更加清晰地展示出來。不僅如此,考古學更是一門從遙遠過去走向無限未來的學科,在構建未來社會中的思維方式、行為處事方式、社會治理體系等方面提供不可替代的智慧。

考古學學術目標應該是思考人類文化發展演變規律的。誠如蘇秉琦先生所認為的,中國考古學首要的任務是說清楚中華文化、中華文明形成過程,而要達到這一學術目標,就需要首先構建關于文明構成要素的認知框架。

自考古學家柴爾德上世紀初提出文明起源的物質要素標準以來,這個標準基本上獲得了全球文明研究者的普遍認同,即判斷一個文化體是否進入文明狀態有三大標志——文字、金屬和城市。在這一過程中,一些不同區域的文明體或還有些補充和調整,但基本上都是按照物質文化要素的研究思路在開展各類研究。

考古實踐表明,文明研究的難度超出我們的想象,不論是內涵的豐富性、形態的多樣性,還是發展階段的差異性。可以這么說,世界上沒有任何文明是完全一致的,也不可能是一蹴而成的。那么,我們按照物質文化因素來作為判斷文明的標準到底是否合理呢?至少從中國考古學的實踐經驗來看,路徑和研究思路應該還有進一步豐富的可能性。那么,我們又回歸到問題的出發點,就是文明到底是什么?既然國家是文明的集大成,那國家是什么,它的標志又是什么呢?

文明是一頭大象,百十年來的學術實踐,使得我們已經從不同學科、不同側面、不同深度,或多或少摸到了文明的某些部分。但是,文明這頭大象整體應該是什么樣子呢?新時代,當我們站在前賢們肩膀上的時候,到了需要從理論上對文明這頭“大象”進行界定和描述的時候了。

文明是由社會治理觀、宇宙觀、核心文化價值觀等三觀構成的。國家產生必備的條件是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強制性的社會治理體系,還要有一套為社會治理體系提供合理性與合法性、關于天地人相互關系的宇宙觀的知識體系,并且,還要形成人和人之間如何相處的共識的核心文化價值觀;宇宙觀是一個文明體下人們思維方式的來源,核心文化價值觀是這個文明體下人們行為處事方式的依據。這個體系筆者稱之為三觀理念下的文明,換句話說,文明和文明之間的根本區別,也許并不是物質表象的不同,而是思維方式和行為處事方式的區別,物質要素也許并不是討論文明進程的充分必要條件。考古學所能看到的物質文化,就是這三觀共同作用下的產物。讓文物活起來的是蘊藏在物質文化里邊的這三種觀念,尤其是核心文化價值觀。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記得起歷史滄桑,看得見歲月留痕,留得住文化根脈”。

從一個時間點、一個地區、一個國家、一個區域去看當今的變化,當然可以看出些許端倪。但如果我們以數千年時間為單位去觀察人類社會發展進程的話,會怎么樣呢?在數千年中國文明的形成和發展過程中,有三個時代是特殊的,即文明起源前后、戰國到秦代、鴉片戰爭到今天,后兩者經歷的時間為200年左右。這三個時代都具有風云驟變、波詭云譎的特征,都有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感覺,歷史上思想交鋒最劇烈的就是這三個時代。這三個時代又都是承前啟后、繼往開來的時期,文明起源后造就了大約2500年的王國文明,秦統一后造就了約2000年的帝國文明,而當下,中國文明正在經歷第三次質變。

經歷了數千年王國與帝國文明的演變,我們形成了以漢字為書寫和交流的語言、以中心四方和陰陽五行為宇宙觀、以禮和規矩為核心文化價值觀的完整體系。概括地說,既往的中國文明蘊含于這五個詞:中、對立、變通、禮、規矩。

我們正經歷著從考古實踐到考古學的發展變化,在此之前,考古重建了近代以來的民族自信心;今后,考古學一定能將遙遠的過去和無限的未來血肉相連,為構建新時代的思維方式和行為處事方式提供智慧。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

大发pk10开奖结果_购彩邀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