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數字經濟 培育高質量發展新動能

發展數字經濟 培育高質量發展新動能

數字經濟是以信息和知識的數字化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現代信息網絡為重要載體、以有效利用信息通信技術來提升效率和優化經濟結構的一系列經濟活動。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做大做強數字經濟”,建設“數字中國”。在給首屆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的賀信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促進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融合發展,加快新舊發展動能接續轉換,打造新產業新業態,是各國面臨的共同任務”。數字經濟將云計算和互聯網、物聯網等結合在一起,極大地促進了信息技術與經濟發展的深度融合,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培育了新動能。

1.發展數字經濟是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現實路徑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新常態要有新動力,數字經濟在這方面可以大有作為”。當前,以區塊鏈、5G、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等為代表的信息產業發展日新月異,以數字經濟為主要特征的綜合國力競爭日趨激烈,世界各國都已將發展數字經濟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任務之一。積極推動數字經濟的發展,是新時代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現實路徑。

發展數字經濟是推動經濟結構優化升級的重要內容。數字經濟的快速發展,能夠通過信息技術與傳統產業的深度融合,促使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在智能技術與智能設備不斷革新的基礎上,以物聯網、云計算和大數據為技術手段的工業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不僅能顯著提升資源的利用效率,更能夠促進制造業產業鏈各個環節的高度融合,形成新的數據變現模式,從而推動實現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同時,數字經濟發展的本質就是增加信息與知識要素在整個經濟系統的流轉速度,以此來促進地域空間分工細化與區域間交易效率的提升,優化區域間的分工結構進而實現區域間經濟結構的轉型升級。此外,發展數字經濟,能夠顯著增加企業與客戶之間交易的效率與深度,不斷改善市場的供需結構,從而從微觀角度促進經濟結構的轉型。因此,數字經濟作為一種新業態,是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實現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的內生動力,也是全球新一輪產業競爭的制高點和促進實體經濟振興、加快經濟結構轉型升級的新動能。

發展數字經濟可以帶來新的增長紅利。數字經濟的本質在于信息化,數字經濟的發展離不開信息技術等領域持續的技術創新。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以及現代信息網絡技術所帶來的技術進步,不僅為社會化大生產提供所需要的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各種現代高端技術,并為企業生產經營、供應鏈管理提供數據支撐,而且促進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的涌現,為高質量發展帶來新活力,從而推動經濟實現創新發展,產生新的增長紅利,促進經濟向高質量方向發展。近年來,由于我國積極布局信息技術,推動經濟社會融合發展,借助國內龐大的市場體量和網民數量,數字經濟發展規模迅速擴張,尤其是在電子商務、移動支付等領域已處于全球領先水平。當前,數字經濟已成為中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愈益成為推動經濟發展的新引擎,為我國的高質量發展階段帶來了新的增長紅利。

數字經濟的商業模式創新為高質量發展奠定了微觀基礎。我國正在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急需推動經濟發展的質量變革。發展數字經濟與高質量發展的需要是高度一致的,數字經濟所具有的覆蓋性、滲透性以及跨界融合、智能共享等特性,改變著傳統商業模式的發展趨勢,對于引領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深遠的戰略意義。數字經濟背景下,企業可以從大規模、多樣化的數據中挖掘新的商業價值,通過改造原有的商業模式來創造新的盈利模式。比如,企業可以通過大數據技術挖掘客戶的潛在需求,并以數據信息為基礎優化生產和營銷流程,提升企業運營的效率,拓寬收入渠道,增加企業利潤。目前,大數據技術已經滲透到制造業、金融業、零售業等各個行業,成為一種新的生產要素,并將不斷創造出巨大的社會效益。

2.找準著力點,積極推動數字經濟的發展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國要“加快推進數字產業化、產業數字化,努力推動高質量發展、創造高品質生活”。2017年,我國數字經濟總量已達到27.2萬億元,占到GDP比重的32.9%,數字經濟對GDP增長的貢獻率已達55%。可以說,數字經濟正在成為我國高質量發展的新引擎和新動能。在當前及今后一段時間,必須找準著力點,推動我國數字經濟更好更快發展。

發展數字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以數字化思維把握不斷涌現的新事物和新機遇。數字化思維以互聯共享為原則,強調新資源的創造和資源的共享,追求共同利益最大化,奉行質量第一、效益至上。在數字化時代,數字供應鏈和新商業模式的核心在于需求導向、客戶為本,促進傳統供應鏈轉型,供應商將變為整個生產過程價值創造的合作者。企業也要從內部提升對數字化轉型的認同感、打造數字化思維、培育數字化能力,從而建立起可持續的數字化商業模式和運營模式。具體來說,在塑造競爭優勢方面,要從自給自足到開放合作;產品設計開發方面,要從線性開發到快速試驗;工作職能方面,要從機器替代人類到人機互補合作;信息安全方面,則需要從被動合規到積極應對。

發展數字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著力促進信息技術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數字經濟的未來發展,離不開信息技術提供的源源不斷的創新動力和技術手段。因此,發展數字經濟,需要在信息技術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上下功夫。一要加強制造業與大數據產業協同發展的理論研究。把握大數據產業的發展趨勢與動態演化路徑,厘清大數據產業與制造業融合發展的機理,找出二者協同發展過程中存在的主要問題與主要矛盾,合理有序地推進大數據產業與制造業的協同化發展。二要深入探討制造業如何利用大數據技術實現創新發展。企業應大力借助大數據、云計算和物聯網等數字技術,實現自主創新能力的不斷提升。三要以“一帶一路”倡議為載體,在電子商務等領域加強與世界各國的合作。

發展數字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要促進傳統產業的數字化改造和新興產業的數字化進程。產業數字化是釋放數字對經濟發展的倍增作用的基石,已成為我國抓住數字智能時代轉換高質量發展新動能的機遇,以及提高經濟發展國際競爭力的支撐。由數字技術與自動化技術結合所產生的數字化智能生產模式,可以應用到所有行業,并形成新的產業組織生態。一方面,要對傳統產業進行全方位和全鏈條的數字化改造,推動體系重構、流程再造,形成新的數字化場景、數字工廠、數字制造、數字支付、數字生活;另一方面,要繼續推進新興產業的數字化進程,加快發展數字化平臺經濟,積極培育數字經濟新模式,創新發展新商業模式,更好地發揮數字經濟對經濟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的帶動作用。在信息時代,數字化是實體企業謀求高質量發展的新途徑,實體企業只有加快數字化應用,才能形成新的價值創造、價值獲取和價值實現模式,促進商業模式創新。

發展數字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需要不斷完善數字經濟發展的生態系統。數字經濟的發展離不開數字基礎設施建設,為此,必須加快公共服務的數字化轉型,為數字經濟發展提供良好的支持體系和生態系統。一是要加快工業互聯網平臺支持體系建設。從供給側和需求側兩端發力,加快工業互聯網平臺建設推廣,形成多層次、系統化的平臺發展體系,促進工業全要素連接和資源優化配置。開展面向不同行業和場景的應用創新,提升大型企業工業互聯網創新和應用水平,加快中小企業工業互聯網應用普及,構建數字經濟發展的平臺支持體系。二是要加快完善數字經濟發展的政策支持體系。制定完善適應數字經濟新技術、新應用、新業態、新產業發展政策法規,深化放管服改革,推動從單純的政府監管向社會協同治理轉變,促進數字基礎設施、平臺經濟、組織模式變革,為數字經濟發展提供良好的政策環境。三是要加快完善數字經濟發展的制度支持體系。制定數據資源確權、流通、交易相關制度,健全市場發展機制,引導數據有序流通。加快完善數據保障制度,構建全國信息資源共享制度,形成覆蓋全國、統籌利用的數據共享大平臺。完善數字經濟發展的法律法規,通過法律規范數字知識產權申請、授權等行為。

(作者:任保平、趙通,分別系西北大學研究生院院長、中國西部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西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博士生)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

大发pk10开奖结果_购彩邀请码